位置:美文网 > 历史 > 正文 >

清朝“留学之父”容闳的人生传奇

2020年05月22日 03:54来源:未知手机版

酷派7231,同花顺模拟炒股,姐弟恋社区

原标题:清朝“留学之父”容闳的人生传奇

弥年不得意,新岁又如何。

念昔同游者,而今有几多。

以闲为自在,将寿补蹉跎。

春色无新故,幽居亦见过。

1887年新年之际,容闳抄录了这首诗,常被误为是他的创作,其实容闳汉语水平较差,此诗乃唐人刘禹锡所作。此诗契合了容闳当时的心境,如他所说:“自1880年至1886年,为余生最不幸时期。毕生志愿,既横被摧残。同命之人,复无端夭折。顿觉心灰,无复生趣。”

所谓“毕生志愿,既横被摧残”,指1881年,中国历史上首批官派留学生(即“晚清幼童留美”)被召回。所谓“同命之人,复无端夭折”,指1886年6月,容闳的夫人玛丽·凯罗克因肾病去世。

容闳是“晚清幼童留美”的首倡者和操盘者,他因此被赞为“留学之父”。原计划每批幼童滞美15年,可惜9年便被召回。

对于失败,以往多认为是“保守派”陈兰彬、吴嘉善等人从中作梗的结果,却忽略了,容闳的性格短板也是导致事业失败的重要原因。

他的汉语居然是外国人教的

1828年11月,容闳(原名光照,族谱上名为达萌)生于广东省香山县南屏村(今属珠海市),与澳门仅隔一水。

容闳幼年家贫,他父亲的一位友人在澳门教会女校当雇工,该校不收学费且包食宿,因招不够人,也收男生。容闳7岁入学。该校停办后,容闳辍学2年,后又入澳门另一所西学堂(马礼逊学校)。

这些教会学校都用双语教学,容闳虽“学中文的时间,前后有8到9年”,但他对“中文可能不太重视”。

1846年9月,马礼逊学校负责人塞缪尔·布朗因健康原因回美度假,便带上容闳与黄宽、黄胜赴美留学。

1849年,容闳考入耶鲁大学,校董会愿为他提供奖学金,但前提是毕业后需回中国当传教士,容闳拒绝,表示:“予虽贫,自由所固有。他日竟学,无论何业,将择其最有益于中国者为之……传道固佳,未必即为造福中国独一无二之事业。”

塞缪尔·布朗当年亦毕业于耶鲁大学,在他干预下,校董会最终为容闳提供了一笔助学金。

容闳大学成绩甚佳,一二年级时参加英文作文比赛,均获一等奖。

1854年,容闳成为第一位从美国大学毕业的中国留学生,同年回到中国。

毕业时,容闳给美国同学题写的多是“礼之用,和为贵”之类赠言,可回国后,容闳发现自己竟“不能作中国语”,只好请西方传教士来教他中文。据学者周炽成考证,“尽管容闳慢慢能讲汉语了,但似乎终生都未能用汉语来写作。”

涮了洪仁玕

回国后,草根容闳试图挤入精英圈。

容闳先任美国驻华公使伯驾的私人秘书,不久辞职,因“我本以为跟他在一起或许能接触到一些中国官员,但事实远非如此”。换了几个工作后,容闳去了上海,入海关工作,可很快发现同事们都收受贿赂,且中国人升职空间太小,虽上级“许增月薪至二百两”,他还是辞职了。

此时太平天国正与清军激战,优质绿茶产区在太平军境内,而外销通路则被清军把持。容闳直接去找洪仁玕,面陈七项治国方略。洪仁玕曾在香港居住多年,对西方文明颇有了解,他对容闳极为欣赏,愿授其义字四等爵,并表示战争一结束,立刻按容闳的意见办。容闳却表示,他需要先到基层考察一下,再决定是否投靠太平天国,洪仁玕立刻给他开了特别通行证。

拿着通行证,容闳直入产茶区,采购了4.5万箱优质茶叶并运到上海,狠狠地赚了一笔。

闲暇时,容闳常去做翻译,“这一自由副业虽然赚不了什么钱,却使我认识了更多士绅阶层的中国人,而扩大交游是我主要关心的事情。”

在上海,容闳还搞了一次“事件营销”。一个苏格兰的“六英尺高的健壮大汉”侮辱了容闳,容闳要他道歉,对方反而给了容闳一拳,容闳立刻还击,容闳称此事“在一个短时期内成了外国人之间谈论的主要话题”,因当时租界内从没有中国人敢如此捍卫自己的权利。

本文地址:http://www.umeiwen.com/lishi/1967787.html 转载请注明出处!

今日热点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