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美文网 > 历史 > 正文 >

《长安十二时辰》:安史之乱不为人知的一面

2019年08月19日 06:50来源:未知手机版

滑头鬼之孙腰斩,高职教育,安全员考试查询

提起唐朝的衰败,许多人会归结于“安史之乱”。从正统王朝叙事的层面,安史之乱是一场叛乱无疑。只是按照成王败寇的逻辑,安史之乱最大的失败应该是没有取得最后的胜利,如果安禄山成功实现“改朝换代”,那如何评价就是另一回事了。对于解释“安史之乱”,学术界有哪些新的视角?推荐一篇文章,将安史之乱视为“登场时机过早的征服王朝”。

01 中国史的分水岭

八世纪中叶爆发的安史之乱在中国史上的意义极为重大,到目前为止也累积了丰硕的研究成果。

以安史之乱为分界,之后的唐帝国不仅失去了西域,甚至是容忍中国本土内部的藩镇(节度使、观察使等)的跋扈,与堪称是帝国时代的前期(初唐、盛唐)相比,实质支配的领土大幅缩减,但是有赖于淮南至江南一带农业经济的蓬勃发展,保住了近一个世纪半的命脉,足以匹敌前期。

关于国家常备军的部分,并没有继续沿用先前采用的民众一律要基于租庸调制度来服徭役,而是透过重视土地课税的两税法与盐专卖、商税等间接税,用征收到的税金雇佣。

▲唐明皇与安禄山(电影《妖猫传》)

近年,我尝试从不同于以往的角度,来重新检讨以粟特人、突厥人、粟特系突厥人为主角的八世纪的康待宾、康愿子之乱、安史之乱、仆固怀恩之乱、八到九世纪的河朔三镇动向、以及进入十世纪之后五代的沙陀系王朝与辽(契丹)帝国的成立等一连串的动向,着眼于担纲起这些事件的中央欧亚势力,提倡给予安史之乱有别于过去的正面评价。


中央欧亚势力指的是由出身于中央欧亚的蒙古人种阿尔泰系(主要是突厥系,也包含奚、契丹等的蒙古系)骑马游牧民或高加索人种伊朗系的粟特人以及其混血所构成的游牧的、军事的、商业的集团。


还有,甚至是关于助唐朝一臂之力“消灭”安史之乱的突厥系回鹘(回纥),我也主张应该有不同的评价。换言之,辽国作为中央欧亚型国家的典型(即所谓的“征服王朝”),它的雏型可回溯到我个人曾经提倡的渤海加上安史之乱的势力,甚至是回鹘帝国的势力这三者,而且这个趋势是欧亚大陆整体历史的必然潮流(长期波动)。我提出这样的想法,说明如下。

03 登场时机过早的“征服王朝”

与生产力、购买力并列,牵动历史走向的一大契机是军事力。西元前一千年初,在中央欧亚的干燥大草原地带上,擅长骑马的游牧民集团登场,成为拥有地表最强的骑马军团之后,他们的动向自然就成了牵动世界的原动力。

http://www.umeiwen.com/lishi/588166.html 转载请注明出处!

今日热点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