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美文网 > 旅游 > 正文 >

清明小长假出游了吗?旅游业复苏就靠你了

2020年04月09日 11:46来源:未知手机版

yy账号申请,教学光盘,上海互动

清明小长假出游了吗?旅游业复苏就靠你了来源:全天候科技 姚心璐2020-04-09 08:34

高铁缓缓驶入上海虹桥站,还未完全停下,王莹(化名)已迫不及待地打开手机,点进“随申码”,拉下口罩,屏住呼吸,让手机摄像头在脸上匆匆一扫。

“人脸识别”的光圈旋转了两周,进度条仿佛延迟了很久,绿色的二维码终于跳了出来。“绿码!”王莹长出一口气,“还好,有惊无险”。

随申码是上海的“健康码”,也是王莹出行前最担心的部分。尽管她已经多方确认过,从上海去往非疫区,健康码不会“变红”,但网上流传的许多意外“变红”案例仍使人顾虑重重:不小心走到两省交界,健康码变红;出差外地,回来即“变红”隔离,不胜枚举。

由于还在疫情期间,全国各地相关政策不一,出游是否百分百顺利很难预判,王莹和朋友纠结到最后一刻,才最终确定了在清明节小长假去往杭州的出游计划。

担心健康码变色、担心传染、景区未开放,种种原因,使得刚刚过去的清明节成为近年来出游人数最少的小长假。

据中国旅游研究院综合测算,2020年清明假日期间全国国内旅游接待总人数为4325.4万人次,同比减少61.4%。

但对于停滞已久的旅游业来说,这样的出行规模,仍可被称为疫情发生以来的首次复苏。

位于广西黄姚古镇的客栈老板张亮(化名)也在清明小长假迎来了数月以来的第一波客人,这让他看到了希望。在连续眼看许多民宿客栈同行破产、退出行业后,张亮给自己打气说,“要乐观一点,也许就快挺过去了,下半年会恢复的”。

清明节当天,上海虹桥高铁站 低价成最大卖点 本地出游居多 住在广州的李雨嫣(化名)本来没有考虑清明出游,但实在有些按捺不住——机票太便宜了。距离清明节不足一星期时,她发现清明节当天清晨从广州飞往重庆的机票只需260元,“以往的小长假,这个价格想都不敢想”。 自疫情以来,大多国内机票价格已经降至冰点,在2、3月时,甚至一度出现多个“百元以下”航班。清明前后虽已有所回升,但相对于往年动辄数千元的机票,当下位于数百元价位的机票,仍然让许多旅游爱好者蠢蠢欲动。 “近期出游的最大好处就是便宜,”一位清明期间前往青岛旅游的上海游客表示,两张往返机票花费1000元左右,三日住宿也不过800元;此前,他曾在携程上看过这家酒店的价格,平日价格即达到每日400元以上。 不仅如此,清明前一周,他在低价诱惑下,刚刚前往重庆旅游了一次,平日里售价220元的网红景点奥陶纪,当天门票只需50元,不禁让他大呼划算。 而在客栈老板张亮眼中,低价是一种促销,也是对客人的一种友好示意。疫情期间,他将定价500元左右的房间调价至170元,即使清明假期也未涨价,“总订单数太少,就算调价,也就多赚几百上千,不如卖人情给一些老顾客,也算是彼此支持。” 低价策略的确在一定程度上刺激了清明出行。 最近几天,很多人都被黄山景区人潮汹涌的视频刷屏。据统计,黄山在清明三天中累计接待游客5.79万次,同比去年仅下降14%,且前两日均达到2万人次接待上限。景区火爆的重要原因之一在于近期出台的免费政策:安徽省内居民免票。往日,黄山旺季门票价格为190元/张。 不过整体而言,这仍然是一个“不热闹”的小长假。 在出游人数下降超过60%的大背景下,李雨嫣去往重庆的航班被取消了两次,“人数太少,航班就取消了,当天早上几个航班最后合并成一班后,才达到9成满座率”。那天,她在广州白云机场仅用半小时就完成了安检等全部程序,以往节假日出行,这些流程可能会消耗1个小时以上。 清明期间的重庆八一好吃街,人流适中,受访者供图 面对疫情持续、政策限制,也有人选择放弃出行计划。“以为只要离开上海,健康码就会变色,”一位取消出行计划的上海居民有些遗憾地笑道;另外一些北京居民则表示,由于北京目前规定外地抵京一律隔离14天,因而并未计划任何异地出游。 在全天候科技发起的一项清明小长假调研中,有82%参与者表示此次清明并未出行。 在选择“出行”的参与者中,只有包括李雨嫣在内14%的出行者选择了较远距离的飞机出行。而包括前往杭州的王莹在内,其余86%的出行者均为近距离周边游,乃至在本地的“市内游”。 “这几天龙井村的游客还蛮多的,基本都是杭州本地游客,看车牌也可以看出来,”王莹在杭州落脚民宿的老板说,“选择1天住宿的居多,有一些是浙江其他地方游客,上海来的游客已经算远距离了。” “现在还是不太敢坐高铁和飞机,有点担心无症状感染,所以会选择自驾游,”一位清明期间从上海前往浙江台州出行的游客观察说,尽管高铁飞机空座率很高,但在离开上海的高速上,已经形成高度拥堵,“清明前一天晚上出发,导航本来显示是4个小时,但我们用了7小时,抵达台州时已经凌晨1点半”。 同样的情况也出现在其他省份。根据安徽当地统计,在免费门票激励下,宏景、西递景区清明三日分别接待游客5.3万人次和4.5万人次,其中省内游客占比95.76%和98.8%。 已有复苏迹象 4月6日早上,张亮送走了清明小长假的最后一批客人。 如果是往年,这些客人或许还将停留1、2天,甚至有错峰出游的游客在清明结束时才刚刚抵达,所有房间爆满的状态会持续至清明结束后的一周左右,其中不不乏来自广州,甚至东北的客人。 这里是广西贺州的黄姚古镇,距离广州约300公里,时常被当做都市人的后花园。张亮在这里拥有一家8间房的小客栈,带一个庭院。其中6间房面朝古镇外的山林,被他标注为“山景房”。在疫情期间,这些房间空对着山景,无人问津。 今年清明,张亮的客栈仅住了4房客人,有几间房的客人还是张亮的熟客,家住得离古镇也不远,“本来没想出游,就算来支持支持生意吧。”他们都仅仅停留了一天,在清明临近结束时,张亮的客栈又回归冷清。 在张亮十余年的从业过程中,这是旅游业从未经历过的惨淡时期。 1月底,疫情传出后,张亮密集地接到一个又一个电话,每一个都是退房,到最后,他已经开始害怕听到电话铃声,“崩溃了”。 在张亮的客栈,2月时没有一个客人。 不止一家民宿和酒店经营者表示,应上级要求,在3月15日之前并未开放。王莹居住的民宿老板也透露,“3月15日之前,我们这里是封闭的,零生意”。

本文地址:http://www.umeiwen.com/lvyou/1775554.html 转载请注明出处!

今日热点资讯